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楼主
Bazinga-life 发表于 2018-8-30 09:45:52 | 只看该作者
读书的第一个“要”——要读整本的书。
很多读者都有一个体验,那就是读书“从厚读到薄”。厚厚一大本书,读完了,理解了,把其中的观点写下来,可能寥寥几页甚至一页足矣。书越读越薄嘛。于是有人就想,既然如此,我直接读那寥寥几页甚至一页不就行了吗?岂不是又省时间又得到新知?他们不知道,虽然寥寥几页足以容纳观念,但那数百页的大厚书可不是没用的。在这数百页的篇幅里,作者要介绍自己观点以前的知识状况,凸显尚待解决的问题,提出自己的新观点,然后对可能的反对意见一一加以辩驳在学术大厦上添一块砖,要想说清楚这砖是干什么用的,就得先把学术大厦的相关部分介绍一番,说明为什么要在这里加块砖,怎么加,砖是什么样子的,为什么不加在别处。这些内容,能用几百页叙述清楚,其实已经堪称“寥寥”。

不仅学术著作,对文学艺术作品来说,篇幅的作用同样无可代替。评价一个国家的文学时,长篇小说的水平是非常重要的指标。只有用大的篇幅才能搭建完整的故事结构,塑造生动饱满的人物形象。不看原著,你只能知道某人物的基本身份。贾宝玉是公子哥,于连是个拼命往上爬的底层小人物,葛利高里是个哥萨克。想让他像一个活人那样被你了解,除了读那几百上千页的大厚书以外,别无他法。

确实有那种不读书只读文章,甚至只读文章简介的人。他们知道各种观点各种流派,说起来也头头是道,但他们既不知道思想观念的来龙去脉,也不知道被其批判、取代的观点是什么,更不知道取而代之的道理。更重要的是,他们不掌握思考的方法。掌握思考方法的唯一途径,就是通过完整阅读来观摩大师是如何思考的,看他们是如何一步步推导出结论,如何分析批判不同观点的。看得多了,便渐渐窥见门道。再加上勤于训练反复思考,这才能掌握思考方法。只看结论和观点,是不可能掌握思考方法的。

不掌握思考方法只知道观点的结果,用一个成语概括就是——刻舟求剑。理论的使用条件稍有变化,他们就无所适从,只会把那几条观点反复背诵。这是培养信徒的方法,不是传授学问的方法。果然,在很多宗教或类宗教组织那里,都可以看到这种现象:组织往往更乐于让信众诵读教主或圣徒语录,而不是去读经典本身。语录只是无分析的观点集,大家不动脑筋地熟知背诵就好。经典往往比较复杂,读起来免不了要动脑筋。宗教或类宗教最不需要的就是信众动脑筋。

对于好书,要完整地读,要整本地读,这是读书的第一“要”。

读书的第二“要”——要带着问题去读书。
虽然这主要是针对知识性书籍来说的,但文学性的书,作家其实也会设定吸引读者的“问题”,激发读者的好奇心。评书相声不是都讲究“系个扣儿”“抖包袱”吗?好奇心带来兴趣。有了兴趣,就会一直读下去,还不觉得累。

知识性书籍,都有要回答的问题,作者必定是为了解释、批驳、赞同某个观点才动手写书的。好的作者,会条理清晰地先把他要回答的问题说清楚,再展开论述。可惜,许多作者往往疏于、懒于做这件事。这对专业读者问题不大,对其他读者就有点麻烦——大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写这本书。很多流传下来的名著,现代人之所以读不进去,就是因为对名著所处的“问题情境”知之甚少乃至一无所知。很多名著,当年都是锋芒毕露、万众期待的论辩性作品,和之前某个影响广泛的观点进行针锋相对、火花四溅的论战。当
时的公众身处该“问题情境”之中,对辩论进展非常关注。其中水平极高的著作,自然影响重大,一石激起千层浪,后来还作为名著流传下来。

可惜,问题情境并不能跟着流传下来。同样还是那块石头,就激不起大浪花了。波普尔的《科学发现的逻辑》,在戳破当时流行已久的实证主义神话方面堪称振聋发聩,令无数学者耳目一新,彻底改变了他们的研究方法和思维方式。可是后来,一方面,波普尔的证伪观点被后人大大丰富和发展了,另一方面,证伪、批判的思想已经成为公认的科学方法,没什么争议了。波普尔最初的开创性贡献反倒不那么醒目了,人们甚至都快把他给忘了。波普尔在伦敦经济学院的办公室被改成了厕所,而不是纪念室。当代人如果不知道这其中的思想变迁史,不知道波普尔写书要回答什么问题,直接去读《科学发现的逻辑》,就很难读得进去。相反,如果
你事先了解实证主义的种种观点,最好还是深信不疑大为赞赏,这时候有人给你一本《科学发现的逻辑》,告诉你这本书是专门批判实证主义的,而且成功地把实证主义推翻了,定会激起你极大的好奇心。“那么好的实证主义,完美无缺,会有什么错呢?怎么可能被推翻呢?这家伙到底是如何做到的?”

可想而知,当你带着这么多亟待回答的问题去读书时,不但不会觉得辛苦枯燥,还会充分体验到阅读和新知的乐趣。读书时,你会时而痛骂时而赞叹,时而怅然若失时而若有所思,翻来覆去反复看,还会站起来找其他书对照看,总之充实忙碌得很。旁人看上去,就是一副入迷的样子。

可见,要想真正享受阅读和新知的乐趣,就要带着问题去读书。事先知道某书的问题情境,知道它在该学科知识谱系中的位置,这样读书,不但乐趣无穷,而且,每读一本书,就会有明显的知识收获。在你的头脑中,知识不再是一堆无意义的堆积物,而是一个批判—反批判—再批判的线索清晰的知识树。有了知识树,才会具备明确的思想观念,才能条理清晰地理解世界上的人和事。好的老师的作用,就是指明知识门径,告诉你应该去读什么书,为什么要读,也就是给你解释问题情境和知识谱系。老师并不能代替你去读书,但老师可以提高你读书的效率。所谓“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”就是这个意思。

这是读书的第二“要”——要带着问题去读书。

读书的第三“要”——读书要与人讨论。
如果只是一个人读书,读完以后,认为自己已经理解了,到此为止转而读下一本,那么其实,你是否真正理解了呢?很可能没有。因为还有一个考验你没经历,那就是把书中的观点、内容用你自己的话对别人讲出来,让别人也能懂。只有过了这一关,才算真正理解了。看懂听懂,和讲出来让别人懂,这中间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哪。很多时候,所谓看懂听懂,只是在你脑子里形成了一个模糊的并不连贯的“理解链”。这个链条的每一个环节是否坚实可靠是很成问题的。当你必须用语言对别人讲出来时,其中薄弱的、缺
失的环节就会暴露出来。要说出来,你至少要言之成理、自圆其说,前面有了因为,后面才能有所以。含含糊糊的地方,你就会说不下去,出现断档。有一段时间,我曾经有机会对几个朋友讲解几本书的内容。朋友们对这几本书很有兴趣,但他们工作繁忙没时间看,委托我看,然后讲给他们听。当然,讲的时候,他们可不把自己当学生,对我这个“老师”没有丝毫尊敬。有疑问,有不同意见,他们就随时打断我,以把我问倒噎住为乐事。结果就是,我以为自己完全看懂了的书,被他们一通“胡搅蛮缠”,就发现其实还有很多没理解的地方,只好回去再读。这可就是上文所说的“带着问题去读书”了。下一次见面时,我得把他们的质疑、刁难解释清楚才行。就这样讲了好几本书,而这几本书也成为书架上我理解最为清晰透彻的书,我实实在在地从这些书中得到了大量知识。翻开这些书,会看到密密麻麻的问号、勾画和批注,当然,还有炎炎夏日滴落的汗水痕迹。

有机会把读过的书对别人讲一番,是读书的好方法,可以迫使你透彻全面地理解。当然,这种讲不是课堂上老师对学生那种单方面宣讲,而是面对面的对话,或者说讨论。如果对话者的水平比较高,讨论深入,效果就更好。这就是读书的第三“要”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沙发
peanuted 发表于 2019-2-12 14:20:18 | 只看该作者
楼主解析透彻,之前读书就是为了读书而读书的,真是大错特错啊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板凳
dzg1578 发表于 2019-2-25 09:15:35 | 只看该作者
坚持,坚持,再坚持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地板
小粥一碗 发表于 2019-8-19 15:06:36 | 只看该作者
谢谢楼主,确实看了一本书需要分享,要让别人也理解了才算真的融会贯通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小黑屋|点书网